融资租赁,除了保证金,还有什么收费名目?我们来聊聊“管理费”和“咨询服务费”。
一、管理费

管理费,顾名思义,出租人对租赁物定期查看状态、并进行管理而产生的必要费用。

多数合同租赁期限为2-3年。期满后不论租赁物归属,租赁期内掌握租赁物的基本状况,是出租人维护资产、保障权益所必需的行为。

由于租赁物处于承租人控制下,进行长期管理和维护,对出租人而言是额外的成本。尤其当租赁物异地存放时,管理成本也将直线上升。

实务中,出租人多处于强势地位,往往要求承租人在初期一次性支付全部管理费,而非随每期租金一起分期支付。并约定一旦承租人支付后,无论任何情形均不予退还或抵扣。

一旦涉诉,部分承租人可能对管理费的收取,常以格式条款未主动释明、出租人未实际进行管理或者合同未全部履行完毕,退还部分管理费为由,进行抗辩。

参考案例:(2019)沪74民终173号

基本案情:2017年初,某融资租赁公司与某纺织公司签订《售后回租合同》,约定租赁管理费为75万元,于合同签订后三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支付,且在租赁公司收取后无论基于任何情况,不予退还或抵扣。后因纺织公司拖欠租金,涉诉至法院,纺织公司反诉要求租赁公司返还管理费。

裁 判 观 点
本案的融资利率远低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若融资租赁公司不采用其他方式来获得一部分利益补偿反而不正常,即使加上管理费,融资成本也并不高。融资租赁公司在合同期初即向纺织公司收取全额管理费的行为略有不妥,但双方在合同中作出了详尽、明晰的约定,还签署了《(售后回租合同)之格式条款提示与说明书》,且此格式条款并无依法应予撤销或被认定无效的情形,故这一轻微瑕疵显然不构成纺织公司要求返还全部管理费的理由。

解 读

管理费的收取已成行业惯例,出租人多享有宣布合同加速到期的权利,承租人对此进行抗辩的意义已不大。

为避免出租人缔约时以管理费等名义签订不平等条约,法院也会依法适当干预。一般多从租赁物的价值、出租人总体付出成本、合理利润和双方合意的过程等予以综合考量。

所谓总体成本、合理利润,即当租金等费用的年利率相对较低时,允许出租人通过较高额的管理费进行营利,也更符合商业实际。一旦整体收益与整体融资成本之比年化率超过24%时,便会产生被法院调整的风险了。

二、咨 询 服 务 费
咨询服务费,与管理费不同,非必要费用。

2018年5月起,融资租赁企业的监督管理职能已从商务部划至银保监会,但目前银保监会尚未出台相关监督管理规范性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