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概述:

承租人与出租人签订“售后回租型”融资租赁合同,后双方对案涉融资租赁合同性质产生争议,但出租人并没有相关证据可证明案涉租赁物已特定化的,应当认定案涉租赁物实际上并不存在,案涉租赁合同实际上应属民间借贷合同,对于出租人预先扣除的所谓“租赁手续费”、“租赁保证金”应视为“砍头息”,应以实际交付金额作为出借金额。

案情摘要:

1、兴业公司(甲方)与浩博公司(乙方)、联盛公司(丙方)签订《融资租赁合同》:乙方将其拥有真实所有权并有处分权的租赁物转让给甲方,再由甲方将租赁物出租给乙方和丙方使用;租金=租赁成本(即转让价款3亿元)×租赁利率(即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人民币1-3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20%)×租赁期限(即三年)。

2、《融资租赁合同》同时约定:承租人应向甲方支付租赁手续费人民币900万元、租赁保证金3000万元,三方一致同意,该款项由兴业公司在支付租赁物转让价款时直接扣收。
3、另查明,案涉《融资租赁合同》所附的《所有权转移证书》及《租赁物清单》虽载明案涉合同项下的租赁物所有权转移给兴业公司,但并未载明租赁物的具体名称、型号。此外,兴业公司也无其他能够证明特定租赁物真实存在的证据。

4、浩博公司与联盛公司未按期履行案涉《融资租赁合同》项下义务,兴业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二者支付所欠租金。

争议焦点:

案涉《融资租赁合同》的性质与效力?

法院观点:
兴业公司与浩博公司、联盛公司于2011年6月20日签订的《融资租赁合同》,虽名为“融资租赁合同”,并就租赁物及租金等问题作出了明确约定,且附有《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证书》及《租赁物清单》,但《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证书》仅载明租赁物所有权转移而未载明具体的租赁物名称及型号,《租赁物清单》仅列明了租赁物的供货商、租赁物名称、入账金额入账时间、已提折旧及账面净值。而入账金额、时间、折旧、账面净值系财务记账方式,供货商及设备名称尚不足以使得租赁物特定化。该合同第三条“租赁物的购买”与交付第2款约定:浩博公司须在合同签订当日向甲方提交租赁物所有权凭证原件、租赁物购货合同、销售发票原件、租赁物保险凭证原件(若有),兴业公司认为证明浩博公司拥有租赁物完整所有权所需的其他必要文件、资料;兴业公司在检查完毕上述材料后,留存租赁物所有权凭证原件、浩博公司加盖公章的租赁物购货合同、销售发票及其他材料的复印件。根据该条约定,兴业公司亦可通过提供上述书面文件,证明合同所约定的租赁物真实

[1] [2] [3]  下一页